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健康 » 正文

像“遛鱼”一样“遛夫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4:55:04  

 

  老公嘉明比我小一岁,所以婚前我就逼着他叫我姐姐,并霸道地说:“我是姐你是弟,姐管弟是天经地义的,你没意见吧?”那时的他正迫不及待地要娶媳妇回老家过年,况且他又是那样爱我,被所爱的人管不也是一种幸福吗?所以他的脑袋像上了发条般不住地点。

  婚后嘉明真的履行诺言,我管他,他服我管。每天早晨,他在我温柔的呼唤声中醒来,床头有我为他准备好的衣服,餐桌上有我做好的营养早餐。吃过早餐,我们有说有笑地一起去上班。他觉得找了个姐姐一样的老婆特别幸福,事事替自己想得周到,可以一身轻松地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老公这样听话,我也感到很满足。我常跟嘉明开玩笑说:“你就是我的宠物狗,既乖又可爱。”他就顺着我说:“你就尽情地享受‘遛夫’的快乐吧!”

  可美中不足的是,他有时感到有点不自由。比如说有一天他想穿休闲毛衣,我硬塞了件外套给他,说:“春捂秋冻。”怕我不高兴,他只好带着,但没有穿,结果那天他出去办事,将外套掉在了外面。回到家,我发现他少了外套,知道他没穿,就责备他不该在我面前玩花招,他哄了半天才将我哄好。还有一次,他早餐时没喝牛奶,光吃了面包和鸡蛋。临出门时被我发现,硬是把他揪回来强行将牛奶喝下。结果下班回来后,他一进门就冲我发牢骚,说让牛奶闹得一整天胃都不舒服……这样的事不少,虽然他有时也觉得不快,想到这是我的一片爱心,那点不快很快就烟消云散了。但半年后发生的两件事,让他对我这种姐姐式的关爱开始反感,甚至感到有点无法忍受了。

  其一是他去参加同学聚会。当然,事先得到了我的允许。吃完饭后,一个发达了的同学要请大家到全市最大的洗浴中心去洗澡。本来这也没什么,因为这家洗浴中心是市卫生部门开的,很专业也很正规,但也许是出于习惯,嘉明还是给我打了个电话报告了行踪。我叫他不要去,马上回家,而那边同学则嘲笑他“气管炎”。情急之下,他没理我就跟他们去了洗浴中心,并索性关了机。我将电话打到了他一个玩得要好的哥们那里。嘉明刚刚脱掉袜子,哥们就悄悄对他说:“你快点回去吧,嫂子在家生气呢!”他只得重新穿上袜子回家,一脸的不高兴,我则没完没了地给他上课,“那种地方能去吗?不要以为洗个澡没什么,要知道强盗是从偷鸡蛋开始的。再说心里没鬼你关机干什么?”本来他是憋了气要跟我吵一架的,但后来想想自己关手机也不对,就忍了。

  其二是他升职那天请同事们的客。本来他也跟我请了假,我还很开明地说:“去吧,但记得少喝酒早点回来。”他答应着,就跟一帮同事闹去了,可闹着闹着就没有时间概念了。我给他打电话时,他嘴里答应着,却被同事们前呼后拥着进了一家歌厅。他又打电话向我请假,我说不行!而那边同事们兴致正浓,他也不便扫大家的兴。最后他横下一条心,干脆小玩一会儿,回家再跟我陪不是。

  放下电话,我越想越气,于是穿上衣服出门叫上出租车直奔练歌厅。当嘉明在同事们的怂恿下正引吭高歌时,我忽然阴沉着脸出现在门口。嘉明的同事们忙过来招呼我,我却径直走到他面前说:“你才输完液,这样闹胃怎么受得了?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大伙识趣地纷纷起身离开。

  回家后,我将开水和药端到他手上,嘴里还在不停地唠叨。他终于忍无可忍,大声喝道:“我的事不要你管!”我惊呆了,一向听话的老公怎么会这样对待我的一片好心?我委屈地哭着说:“你的事我再也不会管了!”

  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,既然老公不喜欢我管,我就真的不管了。无论他后来怎样跟我道歉,我说不管就不管!从此,他每天定闹钟,但有时还是闹不醒,迟到是经常的事。我照例每天早起做饭,但他爱吃不吃我从不干涉,更不会去管他穿什么衣服了。两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却渐渐变得疏远。他开始害怕这种冷漠,回家一天比一天晚,双休日更是整天在外游荡。这让我感到恐慌,我怕这样撒手不管会把他推到别的女人身边,但管起他来又吃力不讨好。一时间,我感到进退两难,忧心忡忡。

  一天晚上,他偎在床上埋头用笔记本电脑上网,而我则百无聊赖靠在床上看电视。我翻到一档娱乐节目,主持人让几位女嘉宾谈驯夫之道。我睁大了眼睛。一个笑得灿烂的女人说:“对待老公应该像‘遛鱼’一样,拉拉放放,放放拉拉,做到鱼紧人松,鱼松人紧,这样他既不会游得太远迷失了方向,也不会因离开水面而感到窒息。”我不由得屏神静气,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抬头盯着电视屏幕。

  我想,是不是以前自己对老公管得太紧让他窒息,而现在又管得太松使他迷失了方向?

  两天后的周末,嘉明约我一起去钓鱼。这是冷战以来他第一次约我一起度周末。我们开车到了郊外,车里有他早已准备好的两副鱼竿。我不会钓,他教我。一会儿,一条鱼上钩了。我差点叫起来,但他却不慌不忙地提着鱼任它在水里四处游走,没有马上提起来的意思。我忍不住问他到底要干什么。他不动声色地说:“遛鱼。”接着他滔滔不绝讲起了遛鱼的学问:“最重要的是控制好鱼线,不能放得太松,太松了鱼就迷失了方向,离你而去;太紧了它就会离开水面本能地为失去游动的自由而反抗;只有不紧不松,它才会心甘情愿地咬着钩自由自在地在水里游走。”

  嘉明说出“遛鱼”两个字时,我就想起了那天的电视节目,也明白了他的心意。回家的路上,我郑重地向他承诺:“你放心,从今以后我会用心好好‘遛鱼’的。”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